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学谷 >>优秀散文 >>《凯瑞号飞船历险记》《始盗霸王龙》《浪基岛传奇》《九龙星岛》诚征动画改编、漫画改编类合作

《凯瑞号飞船历险记》《始盗霸王龙》《浪基岛传奇》《九龙星岛》诚征动画改编、漫画改编类合作

时间:2023/3/13 13:22:00 【文讯】 569次

《九龙星岛》、《凯瑞号飞船历险记》、《始盗霸王龙》、《浪基岛传奇》诚征动画改编、漫画改编类合作,联系QQ:825242709




《凯瑞号飞船历险记》第一章





第一章:穿越时空拯救恐龙的太空之战

 

  在遥远的外太空,有一艘名为‘凯瑞号’的飞船正在穿越时空,赶往亿万年前的地球上的恐龙时代。

  飞船的外形:银白色的有如利箭一般,尾部有一个黑色的英文字母:CHINA

  他们的任务是拯救恐龙,赶走那些超强的异域外星人!

  当他们的飞船降落在亿万年前的地球上时,只见整个恐龙时代的地球弥漫在一片烈焰腾然的火海之中。

  恐龙们在火海中嗷嗷地长啸、摇头摆尾着痛苦不堪地呜呜、唧唧地叫唤着,四周弥漫着一种悲壮、惨烈的氛围。

  “快,换上金刚防火太空装,背好万能器械包,做好营救恐龙的战斗准备!”在那‘凯瑞号’飞船上,队长凯瑞命令他的队员们穿好金刚防火衫,背好万能器械包,准备下飞船。

  只见他们快速地走下飞船后,凯瑞便带领他的队员们,迅速冲入了火海之中。

  他们迅速、利索地在火海中架起微型的导弹发射台,而后,便见那‘导弹发射架台’直旋转着,对着四周那熊熊的火海上空,发射着‘超浓缩的高压水炮导弹’。

  只听见“轰隆、轰隆!”的一阵响过之后,那‘超浓缩的高压水炮导弹’被发射到空中,瞬息间便变成了一条条从天而降的‘超大水流柱’,哗哗地冲击向了那‘兹啦、兹啦’地燃烧着的烈焰火海。

  凯瑞号的救援队员们分成了几个小分队,在火海中迅速地穿行着,手脚利落地发射着‘超浓缩的高压水炮导弹’。

  几个小时后,大火终于被扑灭了,四处一片浓烟滚滚的,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恐龙皮肉的奇臭糊味。

  这时,队长凯瑞又下达命令道:“快,发射空气清新导弹,把空气中的浓烟清除掉!”

  队员们赶紧从身后的‘万能器械包’里取出了微型的‘空气清新导弹’炮头,装入了发射口中。

  只听见一阵“轰隆、轰隆!”地响过之后,那四周弥漫着的浓烟便慢慢地散去了。

  这才发现,在四周那些被烧焦的树林地带,恐龙们正东倒西歪地躺倒在,那被烧成一片乌黑的的沙地上。

  它们有的身子被烧伤了,有的肌肉被烧糊了,一只只摇头摆尾、痛苦不堪地呜咽、呻吟着。

  凯瑞带领他的救援队员们,开始了对恐龙进行急切的援救与疗治。

  只见他们迅速给恐龙们的伤口上喷射上一种‘快速结疤的烧伤药水’,然后又给它们注射了一种‘超能量’的‘抵抗激素’。

  让恐龙们尽快排出体内毒素,迅速恢复体能。

  而凯瑞却又赶紧组织另外的一些队员们,开始发射‘拯救烧焦树木’的‘生物激素导弹’!

  他们把导弹的发射口对准了那些被烧焦的树林,只见一道道绿光在那焦黑的树林上方一闪过,那些被烧焦的枯树叉,就像被注入了血液似的,一下子变得碧绿、鲜活起来,并抽出了枝条,长出了绿色的芽包。

  而后,那些嫩绿的芽包迅速散开、并抽长、长宽,变成了一片片宽大的绿叶。

  瞬息间,那片被烧焦的火灾林,又一下子变成了一片绿树浓荫的树林。

  一些伤口愈痊、恢复了体能的食树叶的恐龙们,便连忙站起身来,走向了那林子边去啃咬树枝上的树叶了。

  而后,凯瑞又命令另外一些队员们,扛着微型的导弹发射台,来到了那些被烧得焦黑的沙地跟前。

  对着空中“轰隆、轰隆!”地发射了几枚‘草本植物微生物导弹’。

  只见一道道绿光从天而降,并在那片焦黑的沙地上一闪而过之后,那一大片被烧焦了草坪层的乌黑的沙地上,便倏地冒出了绿色的新芽,并很快便长成了一片绿油油的青草地。

  让人感觉绿意盎然而又生机勃勃的,仿佛这里从未发生‘天火劫难’似的。

  又一些恐龙们爬起身来,走向了那一片片的林中青草坪地,欢欣地啃吃起了青草来。

  而另外的一些肉食恐龙则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恢复体能,等候时机捕食。

  凯瑞与队友们终于舒了口气,望着那些吃草、啃树叶的恐龙们,他们取下了头上的金刚石头盔,呼吸了一口清新自然的空气,舒心地笑了。

  而后,他们便又戴上了头盔,一个个转身小跑着,正准备往他们的‘凯瑞号’飞船上赶去,赶往另外一个受灾地点时, 他们的耳边却突然传来了‘隆隆!’的飞船引摩声。

这时,他们飞船上的智能机器人:‘智航小精灵’头上的红、绿信号灯直闪烁着,并开口对着它面前的遥扩喇叭说话了:“不好了,不好了,N银河星系的‘恐怖一号’的太空魔幻兵又来了,起先的那场天火就是他们放的,他们试图杀死地球上恐龙,好让他们的星系怪兽雄霸整个宇宙!

凯瑞号的太空战士们,准备迎接战斗,准备迎接战斗!”

  ‘智航小精灵’的话刚落音,便见一艘银白色的圆锥形飞船穿过云层,出现在凯瑞与他的队友们的视野中。

  只见那艘圆锥形的飞船,在凯瑞他们的头顶上空直盘旋着!

  凯瑞命队员们架好激光导弹炮道:“快,架好激光导弹炮,对准目标!”

  凯瑞与他的队友们,连忙又从身后的‘魔幻器械包’里取出了‘魔幻激光枪’,瞄准着半空中的那艘飞船,并做好了随时应战的准备。

  这时,那艘银白色的圆锥形飞船,已飞降到了他们头顶上的半空中,当他们正准备对着那艘飞船发射‘激光导弹’与‘魔幻激光弹’时,却从那艘飞船上,倏地飞落而下了一大群黑衣人,而那艘飞船却又倏地腾然而起,飞向天边而去,消失在凯瑞他们的视野中。

  这时,从那半空中飞身而下的那些黑衣人,已经举起了奇异的‘紫光焰火枪’,向地面上的凯瑞与他的队友们疯狂地扫射而来。

  凯瑞与他的队友们连忙举起了‘魔幻激光枪’“突、突、突!”地还击着。

  可是,凯瑞他们刚一开枪扫射,半空中的那一大群黑衣飞人便倏地不见了。

  凯瑞他们正诧异地、东张西望地寻找着那些黑衣飞人的踪迹时,却忽地惊然地发现,那些黑衣人已神出鬼没地站立在他们的身旁了。

  只见那些家伙,一个个外披黑色的战袍,内着银灰色的太空服,黑色的眼罩下,露出一双暴突的鳄鱼眼,那凹陷的鼻子下,是一张长满了乌黑獠牙的嘴。

  “呜哇、呜哇!”还未等凯瑞他们回过神来,那些恐怖的黑衣飞人,便怪叫着向凯瑞与他的队友们飞扑了过来。

  英姿飒飒的凯瑞,连忙收起了魔幻激光枪,并从身后抽出了一把激光神剑,而后,倏地按下了手中的激光神剑的‘出剑’钮,只见一道耀眼的银光一闪,便刷地闪出了一把银光闪闪的激光神剑来!

  凯瑞边准备应战,边大声地招呼队友们道:“快,快用激光神剑对付这群魔幻兵!”

  凯瑞说着,便飞奔向前,高举起了手中的激光神剑,与一位身材高大的魔幻兵头子决战起来。

  而凯瑞身后的那些太空战士们也用那激光神剑与那些‘咿咿、呀呀’的魔幻兵们打斗了起来!

  凯瑞已用那把银光闪闪的‘激光神剑’与那位身材高大的魔幻兵大战了三百来个回合,那家伙始终是赤手空拳的,凯瑞的激光神剑,曾多次刺向了这名长相奇异的黑衣魔幻兵头子,可是,却一点都未能伤着他。

  “哎哟,真疼!”反而,凯瑞感觉那家伙的拳头,打在自己的身上生疼、生疼的!

  凯瑞不由得在心底惊恐、急切地想道:“看来,这家伙来自外太空魔道,并不是好应付的!”

  “呜哇!”于是,凯瑞便飞身一变,变成了一只凶猛的大老虎,狂啸着扑向了那家伙。

  哪知道黑衣魔幻兵头子,却倏地变成了一个身高二十几丈的‘金甲机器人’,走向前两步,便弯腰一把抓起凯瑞所变的‘小’老虎,并高举向了那半空中。

  被巨大的‘金甲机器人’抓在手上的凯瑞一急,暗自惊呼道:“糟了!”

  就在‘金甲机器人’抓着凯瑞所变的老虎,正要往地下扔的时候,凯瑞的脑海中突然灵机一动,暗呼道:‘我叫你神气,看我不咬死你!’

  凯瑞便倏地变成了一条激光吐焰蛇,“刷!”地扭动着巨大的激光蛇身,扑咬向了金甲机器人的胸口处。

  “啊!”金甲人倏地感觉胸口与手上,一阵被激光烈焰燃烧的刺疼,倏然传来。

  只听见它“哇!____”大叫一声, 便见它慌忙一撒手,扔出了手中的那条激光吐焰巨蛇。

  而此时,在那个巨大的金甲机器人的胸口处,却被咬穿了一个乌黑的大洞,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螺丝与零件了,而且它的一双‘金甲机械手掌’也被那激光烈焰给烧融化了。

  “嗷嗷!”金甲人痛得大叫着,低头往自己受伤的胸口上“嗵、嗵、嗵!”地猛撞了几下,那个空洞的伤口处便又倏地合上了。

  而后,便又见金甲机器人,拖动着巨大的机器身子,张开满嘴的金甲牙,痛苦不堪地挥举着一双无掌爪臂,仰天长啸着,“呜哇、呜哇、呜哇!”地大叫了三声,便见从它那被烧融化的手腕处,又长出了一双新的金甲机器手来!

  而后,便见金甲机器人往它的身后一抓,便又拔出了一把闪烁着奇异紫光的长剑来!

  凯瑞赶紧变成了一名宇宙超能机器人战士,手握激光神剑,迎向前去,与那金甲机器人激烈地对杀了起来。

  凯瑞的那把银光闪闪的激光神剑与金甲人手中的紫光剑,簌簌然地在半空中交织、撕杀着击打在一起,发出了铿锵然的响声,并见银色、紫色的利剑之光‘簌闪、簌闪’的!

  而在凯瑞所变的宇宙超能机器人与金甲机器人身后的不远处,‘凯瑞号’的太空战士们,与那些黑衣魔幻兵们正激烈地拼杀着。

  可是,那些手握‘紫光剑’的‘魔幻兵’与那手握‘银色激光剑’的‘凯瑞号’的太空战士们撕杀了一阵之后,却倏地一下,全都不见了。

  当凯瑞号的那些太空战士们,正东张西望地寻找 ‘黑衣魔幻兵’时。

  却见从他们的身前,忽地缭绕而过一道道紫色的清烟。

  凯瑞号的太空战士们,便见一条乌黑的怪蛇,张开着满口尖锐獠牙,吐着白色的信子,簌然地涌动着巨大的身躯,向他们这边直扑而来!

那几名太空战士赶紧倏地排成一队,而后,齐说一声:“变!”便倏地变成了一条龙爪飞扬的金色大龙。

只见它那龙须飘然的大嘴中,喷吐着金色的焰火,便飞扬跋扈地迎向前去,与那条乌黑的怪蛇你来我往,东扑西咬地撕杀在一起了!

  而后,便见那条乌黑怪蛇与金龙便腾然而起,来到了半空中,你追我赶地撕杀着。

  只见那条乌黑怪蛇腾然地向上一扑,准备去咬金色巨龙的下腹,哪知金色巨龙却飞扬跋扈地一扭身,飞身而起,朝那黑蛇,倏地喷吐出了一团金色的焰火!

  而那条乌黑怪蛇,却也狡猾地倏地一闪身便不见了。

  而后,又倏地在金龙的头顶上空出现,并张开那尖锐獠牙的嘴,准备一口咬向了金龙的头。

  哪知金龙一仰头,便吐出一团金色的烈焰,把那凌空而下的乌黑怪蛇的头,给烧得‘兹啦兹啦’地响着!

  大战了几百个回合之后,那条乌黑的怪蛇便被那条金色巨龙咬断了半截尾巴,从半空中摔落了下来。

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这条乌黑的大蛇一掉到地上,竟然变成了一个元素兵团,只见那些元素兵们,一个个戴着圆头盔,身着银灰的的金刚战衣,背上写着:‘元素’两个字。

 

 

  只见它们举着那元素枪,迅猛地射击向了半空中的那条金色的大龙。

  只听见“簌、簌、簌!”几声响过,半空中那条金色巨龙的肚子上却冷不防被击穿了一个大洞来。

  那几名‘凯瑞号’的太空战士们,便一个个地从那条金色巨龙的肚子里掉落了下来。

  只见那些太空战士们一飞身落到地上,便各自空翻了一个筋斗,举起了手中的激光枪,朝那些元素兵扫射了过去。

  只见激光枪一射中元素兵,便听见“轰隆!”一声,所有的元素兵全部爆炸了!

  而那些‘凯瑞’号太空战士们,正准备击掌欢庆时,却见从那被击爆炸的元素兵那边,有一股黑色的浓烟,朝这边滚滚地弥漫而来!

  即而,这些太空战士们便感觉昏头转向的,一个个东倒西歪的,眼前的一切似乎直晃悠着。

  只见他们一个个抱头东倒西歪的恍然着,似乎就要倒下去了。

  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他们的耳旁传来了队长凯瑞的紧急命令声:“凯瑞号的太空战士们:快,快奔出元素毒烟区,迅速返回太空飞船舱,发射‘空气排毒清新导弹’拯救恐龙!”

  这声音就像一股强心剂,让那些倒地昏睡过去与昏昏欲倒的太空战士们,一下子从毒烟的昏迷中清醒了过来,他们一个个吃力地爬了起来,而后奋力地奔向了他们的‘凯瑞号’太空飞船。

  而在飞船的太空发射舱内,一名队员迅速地按下了‘空气排毒清新导弹’的“2”号按钮!

  只听见“轰隆、轰隆!”地几声响过之后。

  便见绿色的导弹从发射口处喷射而出,直冲向了浓烟滚滚的元素毒烟区,化成一股股绿色的轻烟,弥漫开来。

  而那些滚滚弥漫着的,有毒的‘元素黑烟’便逐渐淡薄了下去。

  ‘凯瑞号’的太空战士们又连续发射了十几枚‘空气排毒清新导弹’,终于,那些元素毒烟全部消散而去了。

  那些恐龙们又昂起了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快,把我们俩发射出去,去帮助凯瑞队长对付那个金甲机器人!”而在飞船的太空发射舱内:那几名太空战士们,正催促着战友,把自己给发射出去,好去帮助他们的凯瑞队长,对付魔幻太空兵头子:金甲机器人。

  却见从天空中又飞落了一小队‘黑衣魔幻兵’。

  “不行,先把这些家伙消灭掉吧,免得他们又去伤害恐龙!”可那名坐在发射控系台上的太空兵战士,却连忙急切地招呼道。

  于是,他们赶紧从太空舱内开出了一辆太空装甲发射车,来到了树林子前边的那片空旷的沙地上。

  这时,那些魔幻兵已从天而降,并倏地来到了他们的装甲发射车跟前不远处。

  而装甲发射车内的太空战士们,赶紧按下了‘激光导弹’的发射按钮‘3’,朝装甲发射车前面的‘魔幻兵’发射而去。

  只听见“轰隆!”一声响过之后,装甲发射车前的几名魔幻兵便倏地不见了。

  装甲发射车内的太空战士们正寻望时,却有一名身材高大的银甲机器人,从天而降,铿锵然地伫立在他们的装甲发射车跟前。

  并伸出了巨大的银甲机器手,一副要把他们的装甲发射车‘抓起’的恐怖样。

  两名身着‘黑白金刚太空装’的太空战士,赶紧从装甲发射车顶的窗口处飞身而出,刚一跳落到沙地上,便大叫一声:“变形!”

  继而,便倏地变成了两名身材巨大的金刚机器人,便一左一右地夹攻向了中间的那名由‘魔幻兵’所变的银甲机器人。

  可是,它们在沙地上对恃了几十个回合也未分出胜负来,于是,装甲发射车内的太空战士们,则赶紧把装甲发射车往后退。

  然后,便扭动耳旁的无线电对讲机,对那俩名正在对付那银甲机器人的金刚机器人队友说道:“你们俩个快散开,我们要用‘魔幻激光分离因子’导弹对付银甲机器人了!”

  那两名金刚机器人,赶紧装害怕状地,缩头、探身子地分东、西在空中大跨步地逃离而去。

  于是,装甲发射车内的太空战士,便按下了‘魔幻激光分离因子’导弹的发射按钮‘6’。

  只听见“轰隆!轰隆!”地几声响过之后,那名身材巨大的银甲机器人便‘轰!’然一声爆炸了,化成了一股清烟,消散而去。

  装甲发射车内的太空战士,分怕这清烟有毒,连忙又一连发射了几枚‘空气排毒清新导弹’。

  这时,那两名太空战士所变的‘金刚机器人’已经飞身上了半空中,他们举起了自己的金刚机器手,向金甲机器人发射着激光炮弹。

  而凯瑞所变的‘宇宙超能机器’人,却往旁飞身一跃,便扬举着一双机器手,朝‘金甲机器人’一连发射了几枚微型的‘魔幻激光分离因子超能导弹’。

  只听见“簌、簌!”然地几声响过之后,便见‘金甲机器人’防不胜防地连中了几枚导弹后,便呲牙裂嘴地“呜哇、呜哇!”地怪叫着,扭动着巨大的身子,痛苦不堪地挣扎着/。

  而后,只听见“轰隆!”一声,那金甲人机器人巨大的身子便在轰然声中爆炸了开来。

  “射中了,射中了!”凯瑞与他的太空战士队友们直跳跃欢呼着。


 





 


 

    《始盗霸王龙》第一章



第一章:神奇的红薯靴子

 

从前,在那大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里,有两个贫穷人家的孩子。姐姐叫小山姐,弟弟叫小山弟。姐弟俩只相差两岁。他们的父母在他们六、七岁的时候,在那辗转、迁徙的战乱途中,为保护他们姐弟俩而被乱箭射死了。只剩下年少的他姐弟俩相依为命。于是,他们便在父母生前搭建小草屋的这个小村落里生活了下来。

在那些善良、淳朴的众乡亲们的救济、照顾下,姐弟俩慢慢地长大了……乡亲们因为只知道他们姓山而不知他们叫什么名字,于是便亲切地叫他们姐弟俩为小山姐,小山弟。

这一年,姐姐十三岁,而弟弟也已十一岁了。

他们姐弟俩已差不多能自力更生了,每年,都会有一位好心的乡邻送一条小猪给他们姐弟俩喂养,这样一来,他们一年到头,除去上交给地主的猪肉,他们姐弟俩吃油就不用愁了。

姐姐小山姐还上山去挖一些草药回来,去那十里外的小镇上那唯一的一家药铺卖了。然后买回一些油盐、针线回来补贴家用。

而弟弟小山弟却也是一个机灵、懂事的孩子。早春时节,他会与小伙伴们上山去采一些野蘑菇与竹笋回来当菜吃;谷雨时节,他会用竹簸箕去村里的田坳口捞捉一些泥鳅回来,让姐姐做一顿香喷喷的‘葱花尖椒炸泥鳅’吃;炎热的夏天,他们姐弟俩还会与村里的小伙伴们一同去村南边的那条碧绿的小溪里捞一些鱼虾回来,放上一些野芹菜与与野葱花在里面,姐弟俩吃得香喷喷的。小日子虽艰辛,倒也过得苦中有甜。因为村里的叔叔、伯伯、大娘、大婶们都会很热心地教他们把一年四季该种的庄稼都给种了,虽然不可能是丰衣足食,但除去交给财主家的钿粮后,剩下的杂粮倒也还算是能填饱肚子了。

当金黄色的落叶铺满了他们草屋门前的那个小院子时,这年的深秋又到了。他们姐弟俩各自挑着一担小簸箕去地里挖红薯……

这天傍晚,他们去挖剩下的最后一块小地,可奇怪的是,他们竟然挖出了一个很长、很大、的形状长得像娃娃似的三十来斤重的奇大红薯来。姐弟俩欢喜得像得了一个大宝似的,喜滋滋地用一只大簸箕把那个大红薯抬回了家。回去后,姐弟都没舍得吃,而是把那个大红薯放入地窖中收藏了起来。

转眼秋去冬来,冬去春又来,初春的季节,天气依然是清冷、清冷的,小山弟去给财主家放牛,见财主家的少爷们都穿着金黄、油亮的马靴,小山弟很是羡慕,好渴望自己也能有一双那样的金色马靴。“姐姐,我今天看到那财主的小少爷贵娃穿上了一双好漂亮的金色靴子哦!”回到家中,山弟无意中说漏了嘴。

小山姐听后,走上前去,见小山弟那冻得通红、通红的脚上,还穿着一双旧草鞋,便问他,那双棉鞋哪去了?小山弟很是难过地说,那双旧棉鞋被地主家的贵娃丢入那深潭子里去了。

小山姐很是心疼难过,便从自己的一件破棉袄上剪下一块旧棉絮布来, 连夜为弟弟赶做了一双简陋的旧棉鞋。

第二天清晨,小山姐的眼睛里熬得布满了血丝地把那双新做的旧棉鞋,含着泪花递给弟弟道:“小山弟,等姐姐再去山上多挖一些草药卖了,然后凑够了钱,今年冬天时,姐姐便可以给你去鞋匠铺订作一双金色的牛皮马靴了。”

小山弟懂事地为姐姐擦干了眼角的泪水道:“姐,我不要马靴了!……只要姐姐每天都能平平安安地在家照顾我,我每年冬天都穿草鞋都不会怕冷的。那山上悬崖、峭壁的,太危险了……姐,你每次上山挖草药,我都会在家提心吊胆的!……说着……说着,姐弟俩的眼睛都湿润了。

奇怪的是,这天晚上小山弟却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一位慈眉善目的白头发、白胡子的老爷爷,怀中抱着一个很大的金光闪闪的红薯,乘驾着一朵大白云,从那半空中飘然地向他们姐弟俩走来,并对站在草屋跟前的他们姐弟俩说道:“孩子,我送给你们一双神奇的红薯靴子吧!你们穿上它后,将会变得无所不能。但是,你们穿上它后,必须去帮助那些贫苦而又需要帮助的人们。”

说着,那位老爷爷把怀中的那个金光闪闪的奇大红薯,从半空中抛给了他们……可奇怪的是:那个金黄色的大红薯,一飞落到小山弟的手中,便变成了一双金光闪闪的牛皮马靴。

第二天,小山弟一觉醒来,只见一道耀眼的奇光直刺得自己的眼睛都睁不开来,他赶紧擦揉了一下眼角,便又睁开了眼睛来一看:发现自己的稻草铺边那床头的旧木柜上竟然真的摆放着一双金色的马靴!

他很是惊喜而又奇怪地叫醒了姐姐,并把自己昨晚梦里所见的与眼前所见的红薯靴子的事告诉了姐姐。

小山姐听后,睁大着惊诧的眼睛,望着草铺边的那双红薯靴子沉思了片刻,而后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牵着弟弟的小手,往那间有地窖的草屋走去。

他们姐弟俩手忙脚乱地打开了那地窖的盖子,果真不出小山姐的所料:那地窖中的那个奇大的金黄色的大红薯竟然不见了踪影!

‘咦,难道真如那位神仙爷爷所说的:那个奇大的红薯真的变成了一双神奇的红薯靴子吗?’姐弟俩不由得在心底好奇地想道。

姐弟俩赶紧又返回到了他们睡屋的那草铺边,他们俩蹲在地上,惊喜而又出神地望着眼前的那双金光闪闪的牛皮马靴,“姐,你试试看,这靴子你穿着一定漂亮!”“不,弟弟,还是你穿吧,你不是一直都渴望能有一双这么漂亮的牛皮靴子嘛!而且,那白胡子老爷爷他说是送给你的。你快穿上看看,一定好看极了!”他们姐弟俩就这样相互推却、谦让着,谁也不肯穿那双金光、闪亮的牛皮马靴。

可奇怪的是:突然,那双金色的牛皮马靴竟然在他们的眼前,跳起了摇摆舞!

而正当他们看得入神的眼花缭乱的……

那双靴子竟然忽啦一下,便从那床头的旧木柜上跳了下来,围着小山姐、小山弟他们的脚边打着圈儿摇摆、跳动着。而后,便倏地一下,很神奇地套穿到了那小山弟的脚丫上。

小山弟低头看了看:“呀,很合脚,真漂亮!”

他正准备脱下来给姐姐试穿,哪知,那双金色的马靴竟然自动脱了下来,然后,又倏地一闪,竟神奇地套上了小山姐的脚丫,小山姐低头看了看:呀,也很合脚、漂亮,好看极了!

小山姐赶紧把靴子脱了下来,递给了小山弟道:“小弟,今天风很大,你快穿上它去给财主家放牛吧!”

哪知山弟却说:“不,姐姐,还是你穿上它去割猪草吧,我若是穿去放牛,财主家的贵娃又会把它给抢走的!”小山弟说着,便放下那双金色的马靴,光着脚丫套上了姐姐为他做的那双简易的棉鞋,然后在棉鞋的外面套上一双稍大一些的草鞋,并去柴房的灶灰底下拔出了一个温热、焦黄的熟煨薯,便从柴房门后拿了一根赶牛的竹梢儿走出了草院门,往财主家的牛棚走去。

早春季节的清晨是清冷、清冷的,勤劳、懂事的小山弟却先把牛儿赶到山坳里的嫩青草地带去吃草,然后又赶紧用镰刀去一旁的深草地带去割青草!

直到那牛吃得饱饱的了,小山弟也割起了一大捆青草,他这才把草捆起来,用一根草绳拴着,一左一右地驼在牛背上,准备回家去了。

 




 

第一章:神幻浪基岛

 

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在那茫茫的南海之中,有一个神秘的仙岛,名叫浪基岛。这事说来可有点悬虚了……

因为这岛很是奇异,据那些在海上的打渔的老百姓说,那岛时而浮于海面;时而便又沉落于海底了。所以,时间长了,那方圆几百里内的渔民便把那个时隐时现的岛叫‘浪基岛’。

但是,由于那岛神秘莫测,所以,从来没有渔船敢靠近那岛,也从来没有人去过那岛上。因此,那岛对于这方圆几百里之内的渔民来说,一直都是一个谜。

而就在那惊涛拍岸的南海边,有一个依山靠海的名叫‘龙洲村’的小村庄,那是一个绿林掩映的美丽而又淳朴的海边小村庄。

而沿着村口的一条绿草丛生的蜿蜒小道,往那村南边的沙洼地再走一两里,来到那‘沙堆坡’上,便可以看到有一片很宽阔的金色海滩。

而在那片金色海滩的东边,却有一片奇异的礁石林。

说它奇异,是因为那些参差不齐、奇形怪状的礁石林中,其中有一些礁石,就像一只只奇异的不知名的怪兽似的,千奇百怪、参差不齐地林立在那片金色的海滩上,而村里的孩子们,却都很喜欢去那片海边的‘怪兽礁石林’里去玩。

而在这个美丽、淳朴而又清新自然的‘龙洲村’里,其中有一户人家,则是十年前从外地迁来的,那是一对中年夫妇与他们十三四岁的儿子,另外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儿。

听村里的乡亲们说,这家男的以前是一位走南闯北的武镖师。

后来,因为在保镖时,在外地结下了仇家,于是,便携妻儿,来到了这个偏僻的海边小渔村里隐居了起来,靠出海打鱼维生。

他们有一个黝黑、结实、而又活泼可爱的儿子,名叫浪儿。

别看浪儿才十三、四岁,可他从小便同父亲铁林习武,是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刀、剑、长矛、流星链等等……只要握在他的手里,便被他使得簌簌然、虎虎生风的。

别看他人小,但在海上游泳,一个猛钻,他竟能一口气游上一两里,可真是一个浪尖上长大的娃娃。所以村里的乡亲们,这才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浪儿。

想当年,浪儿四五岁左右,便跟随父母来到了这村里,从小调皮而又聪明可爱的他,便成了村里的娃娃头。

他们上山砍柴时掏鸟蛋;下海洼子里捞虾、捉蟹,都有他浪儿带头的份!

别看浪儿人小、调皮,但是心气却同他的父亲一样,很是正直、侠义。这一点,倒有点像他的父亲铁林吧,有点小武侠的风范。

浪儿最喜欢同村里的小伙伴们,一起去那金色海滩东边的,那片怪兽礁石林里捉迷藏。

因为,他们时常能在那片怪兽礁石林里的沙地上,捡到很多长着两个蜗牛角的、正爬行着的海螺;还有一些调皮的横着爬行的小海蟹;更可爱的是,是那些背着一个乌黑圆硬壳的小海龟。捉这些可爱的小家伙,对于他们来说,那可是特有趣的事。

这一天,他们一大群小伙伴们,又各自把从怪兽礁石林里捉到的小海龟,放在金色的海滩上排成一队,让它们比赛。看谁的小海龟爬得快?最先爬到前面的那个“大沙堆”的终点处。

当比赛开始的时候,是小伙伴们最开心、起劲的时候,而那些刚从村里赶来的看热闹的小伙伴们,则在他们的周围围成一个大圈,并握紧小拳头,大声地呐喊、助威着:“加油、加油!”

而那些笨拙、可爱的小海龟们,却并不理会他们那么多,虽然在被浪儿他们几个,用那草根条给用力驱赶着,可那些小海龟们,却依旧还是不慌不忙、一步一步地往前爬行着。

而站在小海龟身后的各自的小主人们,则直急得在那沙滩地上,边蹦跳、边挥举着紧握的小拳头呐喊着:“加油,加油!”“……爬快点,加油呀!……”看他们那焦虑、担心的样子,似乎是急得各自的小裤头,都快被急跳得,要掉下来了。

而在这喧闹、焦急的队伍中,其中有一个黝黑、结实的,长得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站在他的小海龟后边,握着小拳头,边跳边大声地呐喊着:“加油、加油,小海龟,加油!……”

而那个小男孩便是浪儿了。

说来也奇怪了,虽然他从不用草根条抽打、驱赶他的小海龟,可是,他的小海龟却每次都是跑得最快的。

只见那个可爱的小海龟,仿佛能听懂浪儿的话语似的,很是利索地往前伸头,灵动地挪动着两条小腿,很快便爬行到了“比赛”队伍的最前面。

那牛财主家的小少爷‘胖娃’的小海龟,爬在浪儿的小海龟旁边,虽被他的家丁,拿竹梢条用力地抽打、驱赶着,却仍慢慢吞吞地,爬行在比赛队伍的最后面。

见此情景,这‘胖娃’小少爷急了,他那胖呼呼的,眼睛小得像豆角,‘歪点子’比鱼肠子还多的他,连忙扭头在他身旁的那名小家丁的耳边嘀咕了一阵后。

那名小家丁便急奔向前去,竟弯腰一把抓起了浪儿的小海龟,与胖娃的小海龟调换了一个前后位置。

浪儿一见急了,便一下子飞蹿向前去,把那名小家丁一把推倒在沙地上,并从他手中气呼呼地把自己的小海龟给抢夺了回来。

那胖娃见此情景,气嘟嘟地朝身后的家丁们招了招手,便有五六个半大娃子的小家丁,扎袖子、握拳头地直朝浪儿围扑了过去。

只见浪儿的虎眉一皱,便把自己手上的小海龟,往自己单薄小褂的怀中一揣,而后利索地一扎袖子,便飞蹿向前挥拳、踢腿地与那群小家丁们打斗了起来。

只见浪儿挥拳着,一拳击中了刚蹿到他身前的那名小家丁的鼻子,那家伙“啊!”地惊叫了一声,便忽啦一下,仰天倒下了。

而后,浪儿又飞身而起,飞扬跋扈然地来了一个‘旋风扫堂腿’,忽地一下,便又把他身前刚围上来的那几名家丁给扫踢倒了。

继而,浪儿倏地一转身,便用双手忽地抓住了他身后的一名瘦家丁的双臂,而后“嗵、嗵、嗵!”地用劲踢拱着那名家丁的肚子,把那家伙给拱撞得,直哇哇大叫的。

而后,浪儿又倏地一推掌,便把那名瘦家丁给推摔了出去。

这时,胖娃与他身旁的那两名家丁,一起朝浪儿围扑了过来。

浪儿却一扭身,身子就势往后一闪倒,双手推勾竟然打起了醉拳来应对。

只见浪儿的身子软软的、忽左忽右地东倒西歪着,双拳歪歪扭扭地打着醉拳,像个小醉侠似的……

那胖娃与他的三名家丁,竟然一起围扑上前,手忙脚乱地想把浪儿给推翻、压倒在沙地上,给狠狠凑打一顿。

可哪知浪儿那柔软的身子,竟活蹦乱跳地倏地弹起,而后竟倏地一挥双掌,便把他身前的那两名家丁给一下子推拽倒在地。

之后,浪儿又身子一歪,低头用力一顶那‘胖娃’的肚子,便一下子把他给撞翻在地,直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看得那周围的小伙伴们,都一个个哈哈然大笑的。

这时,‘胖娃’身后的那七八名小家丁,又一个个拽袖子、握拳头地,气势汹汹地朝浪儿围扑了过来。

可是,浪儿却不想再同他们这样慢慢玩打下去了,只见他倏地飞身向前,便以那闪电般的速度,三下两下便挥拳、踢腿地把胖娃与那七八名小家丁,给踢踹得一个个东倒西歪地摔倒在沙地上。

他们一个个直捂肚子、揉膝盖地“哎哟、哎哟!”地乱叫唤着。

而此时的浪儿,却已被 小伙伴们,欢腾然地拥簇着,他们“扑嗵、扑嗵”地跳入了碧蓝的大海之中,自由、痛快地嬉水、游泳去了。

他们在碧蓝的大海中畅游了好一阵子,而后几个人便又爬上了海滩上的那片“怪兽礁石林”里去玩了。

玩了一阵子之后,浪儿与小伙伴们,便又从那怪兽石头上跳落了下来,来到了海滩上边的青草坪地上,玩起了抛石子的游戏。

这时,浪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边抛石子边问身旁的小伙伴们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浪基岛’的传说?”

“我听说了,村里的张大爷说,他在海上打鱼时看到过那岛,他说那“浪基岛”上云雾缭绕的,风景仙逸而又飘渺。他还说,那里或许是八仙居住的地方,叫……叫什么“逢莱仙岛”来着……”牛娃一下子站起身来,大声地说道。

“不对,不对,我听我奶奶说,那浪基岛应该是南海龙宫的一个后花园,所以它才会有的时候浮于海面;而有时候,却又沉落于海底。”黑鳅急切地打断了虾娃的话,略带神秘地说道。

“可是,我却听我爷爷说,那岛是海市蜃楼,只是一种虚境罢了,是根本就不存在的。”虎娃却在一旁,很是肯定地辨论道。

继而,大家托腮沉思着,陷入了一种神秘、美丽的遐想之中……

最后,浪儿站起身来说道:“只可惜,我与父亲一起去打鱼时,从没有见到过那个神秘的浪基岛,否则,我倒是很想去那岛上看看,看那岛上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这时,黑鳅的妹妹小妮子,急匆匆地跑来叫他了,“哥哥,快点回去吧,你在外面瞎玩了这么久,娘说要你赶紧回去,然后去山上砍柴。否则,你又得挨父亲的竹梢鞭子了!”

黑鳅吓得直吐了吐舌头,便连忙从草坪地上跳了起来,与妹妹一道,赶紧回村里去了。


浪儿与小伙伴们,也三三俩俩地从草坪地上站了起来,回村里去了。


《九龙星岛》第一章




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在蔚蓝的波涛汹涌的大海边,有一个叫闽清镇的地方,有一个美丽而又宁静的叫小渔村,住着几十户人家,其中有一位姓柯的老汉,已五十几岁了,身边没有儿女,一直与老伴相依为命过日子,听村里的老人说,他们只有一个女儿,却远嫁异地他乡,要好几年才能够回来看他们一次。

每当逢年过节时,看到村里的左邻右舍们,儿孙满堂的闹热过节,他们老俩口的心里,由是羡慕,好希望自己,也能突然从哪里冒出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孙娃娃来。

可话要说回来,没有儿子,又哪来的孙子呢?他们也是就在心底羡慕罢了。

柯老汉,平时每日里,除了去近海打些鱼虾回来,维持生计外。他还有一片,祖辈世代传承下来的碧绿的大茶园。

每到春天,那茶园里绿绿葱葱的,鲜活、蓬松地生长着的嫩绿的茶叶,都是他们老俩口,一年的收成与希望!

这天正是镇上逢集,柯大娘一大清早,便上山野打猪草去了。

而柯老汉,吃过早饭喂过猪后,便走路去镇上赶集去了。

因为再过些日子,他们一家便要忙去山上采摘并制作茶叶了,所以得去把一些农用的工具给买回来,以便到时候又没空赶集了。

柯大叔来到了集市上,只见集市上人来人往的,由是拥挤热闹。他从东街逛到西街,买好了一些农具后,便拎着匆匆往回走了。

“这位农夫子,请留步!”当他走过十字街口处的一个算命摊子时,一位白发、仙须飘然的道士先生,叫住了他。

柯老汉应声回过头来一望,见算命先生叫他,便一脸诧异地问道:“这位老先生,叫我有何要事相告?”

“这位农夫子,真是好福相呀,老道恭喜你,你不久后,将喜得贵子!”道士先生,却捋着他那仙逸的长胡须,爽朗地说道。

“不会吧,先生定然是看眼花了吧,我都这把年纪了,哪里还会有什么喜得贵子呀?”那柯老汉用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说道。

“农夫子误会了,我说的这贵子,不是你家的亲生血脉,而是……”那道士欲言又止地说着,便朝那柯老汉招了招手,招呼他过去,告诉他。

那柯老汉略带狐疑观望了一下四周,见没什么可疑之处,便略带好奇地走了过去,在道士先生摊前的那张木凳子上坐下,说道:“而是什么?老先生,请讲!”

道士先生示意他伸出了左手,把脉探了探他的脉搏与脉络,而后,又沉吟了片刻,抬起头来看了看他的面相,说道:“老夫从你的络搏来看,你是没有儿子生了。可是,从你的面相来看,你却还有一个外子相承后代。而且,这个外子,将在不久的将来,就来到你们家。”

“不会吧,会有这么蹊跷的事?”柯老汉由是诧异地说道。而后,便又抬起头来问道:“请先生再帮我算算,这外子来自何方?”

道士先生又沉吟了片刻,便抬起头来,眉头紧皱地捋着雪白的长胡须说道:“此事就难以算测到了,而且,有些卜事,是天机不可泄露的,所以,老夫也难以告之呀?只是,这娃娃定是贵子,农夫子定要好生看养、照顾呀!”

“继然如此,那就太好了!”那柯老汉由是欣喜而又诧异地说道,便兴冲冲地回去了。

一路上,他一直在想:‘此喜事该不该告诉我家娘子呢?不行,妇道人家,总喜欢疑神疑鬼的,告诉了她,或许还会给她增加心里负担,还是一切顺其自然,等娃娃来了再说吧。’

可是,这事过去了一年,都没有娃娃来到他们家,时间长了,那柯老汉便把这事给忘了。

一年后,转眼又是早春的季节到了,话说这天上午,那柯老汉一大清早便去那海边打鱼了。

回来的时候,正是那日上柳梢头的时分,柯老汉把小渔船停泊在,碧波荡漾的大海边,便一手扛着几根竹杆、鱼网类的打渔具;一手拧着一个竹鱼篓,下了渔船,走上了那片金色的海滩,往海滩上边的青草坪地走去。

在路过一片碧绿的青草坪地时,草地上,露珠儿一闪闪的,在那初春阳光的照耀下,晶莹而美丽极了!

走着走着,突然,柯老汉的眼前一亮,竟发现一道雪亮的奇光,直朝他的眼睛刺射而来。

直射得柯老汉睁不开眼睛来,柯老汉倏地一惊,心想:哪来的这么大的一颗‘露水珠子’呀?

柯老汉在心底嘀咕道,便不由得,翘着山羊胡子,眨巴眨巴了眼睛,又往那边望了一眼,这才惊诧地发现:在他面前不远处的那片碧绿的青草坪地上,有一颗奇大的晶莹、闪亮的圆珠子,在他的眼前直闪烁着晶亮、耀眼的光芒。

“天哪,这草坪地上,哪里来的一颗这么大的珍珠呀!”柯老汉不由得低声惊呼,便连忙走过去,放下了肩头的渔具,并弯腰准备随手把那颗晶亮的珠子,给捡拾起来。

可奇怪的是,他的手还未碰着那颗珠子,那珠子便蹦跳着,跑远了!

柯老汉往前走了几步,准备追上前去!

可更奇怪的是,那颗珠子却像是同他逗着玩似的,他往前走几步,那珠子就往前蹦跳几下,最后,还是离他有一步遥!

“哦,这是什么细伢子玩的东西呀?”那柯老汉不由得气恼地嘀咕道,便转身走了。

可是,他刚转身往前走几步,那颗晶莹闪亮的珠子,便直朝他“咚——咚——咚!——”追跳而来。

只见那珠子先是跳到了他的头顶上,而后,又在他的鼻子上点然地一跃,便跳上了柯老汉刚准备伸上来拍打的手心中。

柯老汉惊然地睁眼一望,只见他手心中握着的,便是刚才所见的那颗晶莹闪亮的珠子,让他感到诧异的是:这珠子捏在手里,却是温软而又晶莹、闪亮的,看那样子,却似乎又并不像是珍珠。

‘这不是珍珠呀,又会是什么呢?’柯老汉诧异得,直挠着后脑勺,在脑海中,努力地寻找着,小时候他所听说过的,关于珍珠与其它珠子的传说。

只见他直挠着后脑勺地思恃了片刻,便倏地张嘴,低声惊呼道:“不会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龙珠?”

因为小时候,他曾听他奶奶说过,龙珠是那东海龙宫的神物,并不是随意可得的,只有心善、有缘的人,才能够得到它。

想到这里,柯老汉连忙把那颗龙珠,往那胸前的口袋里一揣,便连忙拎着渔具往家里走去了。

回去后,柯老汉也没敢把捡到龙珠的事,同他老伴说,只是小心地把那颗龙珠,用老伴缝给他装烟丝用的那个绣花荷包,给包裹了起来,并放在床头的枕头底下,收藏了起来。

而后,早饭后,他便又去后山的茶园里干活去了。

柯老汉去茶园里,把那青嫩的茶叶给摘下来,放在那背篓里,带回来与老伴一起忙活着,把那鲜嫩的茶叶,给清洗焙制作成绿茶团。

别看这活有点麻烦、罗嗦,可对于他们老俩口来说,却是一些很有趣的活计,也是他们做了几十年都不会厌倦的活计。

接近中午的时候,那柯大婶便把清洗好的茶叶,给放到那屋檐底下的竹搭架上,给掠了起来,便去那灶房里弄饭去了。

一天下来,老俩口是忙得不亦乐乎,腰酸背疼的。

‘看来年龄是一天天地大了,一天天地不如年轻时了。’那柯老汉边用手捶背,边不由得伤感地,在心底嘀咕道。

这天晚上,由于忙碌了一整天,所以,他们俩都感觉累了,吃过晚饭后,便早早上床睡觉了。

柯老汉临睡觉前,又悄悄地先跑到床边,打开那个包着龙珠的绣花荷包看了看。

只见那颗龙珠在黑夜里,直发出晶莹、闪亮的光彩,把整个漆黑的房间,都给照得雪亮、雪亮的。

因为怕被窗外过路的人给看见了,柯老汉连忙把那龙珠,装入了那个绣花荷包内,并赶紧包裹好,放回枕头底下,收藏了起来。

而后,那柯老汉便放心地上床睡觉去了。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很奇异的梦,他梦见一条金色的巨龙,飞扬跋扈地在他家的草屋上空盘旋着。

而后,竟忽地低头,把他家的木房子,给一口便吞食掉了!

“啊!”吓得柯老汉,浑身直冒冷汗地,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别怕,别怕,肯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柯老汉不由得小声地安慰自己道。连忙从枕头下,又掏出了那颗晶莹、闪亮的龙珠,放在手心里看了看,而后,便又把它给装入了,那绣花荷包中,放在了那枕头底下。

之后,便又躺下去,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可奇怪的是,就在柯老汉睡下没多久,那颗奇异的晶莹、闪亮的龙珠,便从他的枕头底下飞蹿而出,并化成了一道奇异的金光,从他家的那四方格窗棱内,飞钻了出去。

当柯老汉一觉醒来的时候,便见窗外已是朦胧的天亮时分了。

柯老汉连忙又用手去枕头下,去摸那颗龙珠,可奇怪的是,那枕头底下的那个绣花荷包,却是偏偏空空的,竟不见了那颗龙珠。

柯老汉倏地一惊,连忙一下子从床上坐起身来,直急得把床头的被子,也给全翻了起来!

“老头子,你怎么把床上给翻得乱七八糟的?”老伴被他吵醒了,从被窝里半探起身子,由是惊诧地问道。

“你给我做的那双长筒布袜子,其中一只找不着了,所以才会乱翻成这样子的!”柯老汉不敢告诉老伴,便撒了一个谎说道。

这时,远远地传来了鸡叫第三遍的声音,“喔!——喔!——”

老俩口正准备起床,突然,他们听到那屋前,传来了一阵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哄哇!——哄哇!——”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影视动漫谷网站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内容与图片如有侵权,联系管理员删除!
新浪微博分享 网易微博分享 搜狐微博分享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朋友社区

扩充阅读

相关文章

关于本站| 后台管理| 返回顶部| 会员中心| 联系站长
影视动漫谷 COPYRIGHT@2007-2023 湘ICP备09009000号-13
2460573740[客服] 825242709[编辑] 664627440[编辑] 1392459062[编辑]
 影视动漫谷郑重声明:
  ·本站内容 一部分摘自网上,尊重原创,如有版权侵犯,请告知我们!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