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动画谷影视谷文学谷游戏谷开心谷科讯谷漫画谷衍生谷专访谷专栏谷产业园星际学院展会活动博商互动专题商城图文商讯商家留言VIP登录
手机版导航:首页游戏谷游戏资讯>深夜救侠女—选自长篇小说《鼓侠》
搜:
影视动漫谷-打造影视动漫行业最专业的自助营销型推广平台!

深夜救侠女—选自长篇小说《鼓侠》

作者:柯梦兰 人气:  博客 推荐此文 [947]人推荐!  [收藏此文]
摘要:深夜救侠女—选自长篇小说《鼓侠》

第一章:深夜救侠女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呼呼的河风吹得郑山的小毛板船在那波涛起伏的江面上直东摇西晃着,躺在被窝中的他从船舱里伸出头来,望了望那深黑色的夜空,发现月亮已躲入了云层,除了那风浪击拍船舱、底板的声音,四周是一片黑咕隆咚的。

“咯-咯-哥! ―”这时,从河岸边的村子里传来那鸡叫二遍的声音了,郑山心想:快了,等鸡叫三遍我就可以起来收鱼网了,等收了鱼网,就可以划船靠岸,拧着鱼儿回家去了。

郑山是这资江边的一位渔民,他家祖孙三代都是靠打鱼为生的,他的祖父是在汉口打渔时,与大鱼搏斗时掉进长江里淹死的,而他的父亲却就是二十年前在这资江河的滩上,与乡亲渔友们围捕一条足有小船那么粗的大鱼时,被那条大鱼的尾巴给扇了一记耳光,回来后便病倒了,由于家境贫穷,没钱去看郎中先生,没多久便病入膏盲,半年未到,便抛下他们孤儿寡母的走了。

郑山的父亲暴病身亡的时候,郑山在才十三四岁,在当时也可以说是半成人了吧。母亲张氏没有再嫁,决心把儿子再抚养大了给他讨个堂客,也好给郑家传下香火……

这些年来,母亲吃了很多的苦,终于把郑山抚养成人了,在娘俩的共同努力下,积下了二十几块大洋,还买下了一些木材,给郑山做了一艘小毛板船,让他继承父业,在资江边的河面上撒网捕些小鱼儿,然后,再由他娘用柴火把那些小鱼给烘干了,除去上交给地主家的钿鱼,剩下的,便逢赶集时,他娘张氏拿去那白溪镇街上卖了,也好换点碎铜钱回来,维持娘俩的生计。

母亲是一个很节省的人,娘俩忙里忙外地去地主家的山上开了一些荒地,并种下了一些杂粮与蔬菜,而后,娘俩一年忙到头,除去交给地主的钿粮,他们娘俩吃倒也不成问题了。而郑山打鱼所卖的钱,张氏则都给他存起来了,等存够了十来块大洋,母亲打算按他们当地的风俗,请村里的媒婆给他说一个堂客回来,这样,那郑家的香火便有续了……

郑山知道,由于这些年的艰辛操劳,母亲的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了,而给他讨个堂客是母亲唯一未了的心愿,想到这里,郑山满怀希望地在心里想道:一定要加紧勤劳苦干,争取这两年把讨堂客的钱都挣齐了,讨个堂客回来。一来,了却母亲的心愿;二来,也好减轻一下母亲的负担,让辛苦了大半辈的的母亲好好地歇息一下。

想到这里,躺在那毛板船舱内的郑山,不由得穿衣从那低矮的船舱里爬了起来……这时,他发现,船舱外那呼呼的河风也小了一些了。

他准备早些把鱼网起了,然后,早点回去帮助母亲干农活,正是阳春时节,要干的农活多着哩!……

当他走出船舱外时,发现天已朦朦亮了,正好勉强可以看得清楚,那微波荡漾的水面上的鱼网浮标了。郑山身手敏捷地划着小船儿,把鱼网收了起来,只见那银白色的鱼网上满是那活蹦乱跳的鱼儿,郑山在的小船头上挂上一盏煤油‘小马灯’,把那些活蹦乱跳的‘小横鱼’一只只地从网上取了下来,放入了那船头的一只小木桶里,不到半个时辰,那小木桶便装满了那活蹦乱跳的小鱼儿。而后,他又把那装不下鱼儿放入了一个由麻绳所编的网袋中。

没多久,那张长长的鱼网上的小鱼儿便全都取完了。这时,那东方天边,泛起了一抹鱼肚白,天色已微亮了。

郑山吹灭了那盏煤油马灯,赶紧又划动着他的小毛板船,往岸边划靠而去。

想到母亲见到这么些小鱼儿,一定会很开心的,郑山便也在心底乐开了花…不由得边划边唱起了小调:“月亮出来亮堂堂,几多快乐几多忧,几多快乐把歌唱,几多忧愁把酒喝……”

没多一会,他便把小船儿划到了那满是泥沙、鹅卵石的资江岸边,并把那弯勾形铁锚往那岸边的砂石地上用力一抛,准备跳上岸去。

突地,他听到了岸上头的那片大半人深的碧草原上传来了一阵‘簌簌――哗哗――’的草木声,他起先还是以为是一条大蛇,所以,他赶紧握起了船竿,用力往岸边一撑,准备先听楚了那声响了再下岸……因为他们村里前几天,就有一位打草的堂客们,在这片茂盛的碧草原中被一条乌黑的大蛇给缠死了。

而这时正好是黎明时分,大多是大蟒蛇下水洞口的时候,所以,他多少也得提防点。

他仔细、凝神地倾听着,“簌――簌簌――簌――簌簌!――”再仔细听那声响时,倒是一点都不像那大蛇爬行的声音了,那会是什么呢……他在心里警觉地犯嘀咕了!

郑山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往岸上的那片黑黝黝的碧草原上望去……

突然,他发现从沙滩上边的那片茂盛的碧草丛间,走下来了一个模糊的黑影,跄跄酿酿地往这资江边的沙滩上走来,由于天刚朦朦亮,他再怎么用劲也无法看清楚那一摇一晃地飘逸着的黑影到底是人还是鬼?

突然,他听到从那碧草原那边的村庄大道上传来了“叮哆、叮哆……”的马蹄声,还有人打着火把,大声地叫着,“站住,站住,再不站住,我可就要放鸟铳了!……”“去哪里了,快!给我四处搜寻!!…

 ‘看来又是那些军伐兵在抓壮丁了!……’郑山不由得在心里惊然地想道,这时,他发现刚才所见的那个黑影,越来越往他的小船这边走近了。

看那黑影一扭一拐的走路样子,便知道一定是受重伤了!

‘我还是赶紧把船划开吧,免得那些凶神恶煞的家伙把我也给抓去做壮丁了!……’郑山已听到那齐腰深的碧草原上传来“怦――怦――”的鸟铳声,他不由得心里打了一个寒颤儿,便赶紧握起了那根长竹竿,准备把船撑开了!

因为那个灰朦朦的黑影已快赶到他的船边来了!……再不走,如果那黑影窜到了他的船上,那他的麻烦可就大了,家里还有一个六十岁的老母亲等着他照料哩,他可不想这样不明不白地就被人给抓去了。

“大哥,大哥,救救我!……”奇怪了,他竟然听到了一个年轻女子凄然的求救声,‘不会吧……难道是见鬼了吗?’他在心里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儿,用力地揉了揉眼睛,再仔细地望了望站在那不远处岸边沙滩地上的那个朦胧的黑影,看那一扭一拐的急切的走路样子,还真好像是一个女人噢!

 而后,郑山又抬起头来往对面的那片茂盛的碧草原上望了望,他发现一些骑马的人儿打着雪亮的火把儿,骂骂咧咧地往西头的那片碧草原上搜寻去了。

‘看来暂时不会往这边寻来了,难道说这真是一个弱女子在求救吗?如果她真是人,就救了她吧……’郑山还在心底犹豫着想道,“唉哟――大哥,求您行行好,救救我吧!……”那沙滩岸边又传来了那女子呻吟着的求救声。

‘真是人呀…’郑山低头沉吟了片刻,便毫不犹豫地操起那根长长的船竿把船又往岸边撑靠而去,并快速地把铁锚往那近处的沙滩地上一抛,人便跟着一下子跳到了那岸上,急忙把那女的给搀扶到了他的小毛板船上,并扶到船舱中坐好了。便二话没说,那郑山又用力地把船快速撑离了岸边,并赶紧握起了船浆,往那资江河上东北边的那边茂盛芦苇丛间划去。

这时,天又稍亮些了,他却发现他们的小船四周被一片灰茫茫的大雾弥漫着,郑山用劲地边划桨、边回过头来望岸边的那片碧草原上的那些搜寻的火把光儿,只见那些家伙打着火把,依然在西头的那片茂盛的碧草丛间东寻西找着。

也许,是因为有薄雾、天色才朦朦亮吧,在碧草原上搜寻的那些家伙似乎并没有看到这资江中的这条不起眼的小船……‘菩萨保佑,但愿他们不要发现这姑娘上了我的小船儿!……’郑山边划船,边在心里暗自祈祷道。

终于,他们的船进入那片芦苇丛中,这时,他们的小船儿已离岸边的那片碧草原大约有一二里来地了,郑山又把船给划到了一个能看到对面碧草原上的那些闪烁着火把光的芦苇丛间,他便放心地抛下了那根粗长铁链子的弯勾铁锚,然后,他把那乌蓬船舱口处的那张厚黑布帘子给拉了下来,再弯腰爬进了船舱,把那盏马灯给点亮了,并把那闪烁的灯火光调得很小很小的。

他这才发现了,眼前的这个浑身血迹斑斑的受伤的姑娘,身着一身兰花布的扎身‘功夫长马褂’,看那样子,并不像是一般走亲戚的村姑,倒是像一个会功夫的江湖女子。这倒是又让郑山的心里‘咯-咚!――’地沉了一下。

大哥的救命之恩,小妹永世难忘,请受小妹一拜!……”那蹲坐船中的姑娘边说边用衣袖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水,便双手趴放在船舱板上,向郑山弯腰行了一礼道。

当她再一次抬起头来时,郑山这才发现她的脸上满是那乌七八黑的尘土,那左腿的腿肚子上还正往外淌着鲜血哩!……看来,她一定是进行了一场拼死搏战才侥幸逃出来的吧。

“快别,大妹子,你伤这么重,还行这么大礼,我怎么受得起呀!……”憨厚、善良的郑山说着,赶紧又扶着那姑娘在船舱中坐稳了!

接着,郑山赶紧起身从那船尾舱中拿出了一壶老白干酒来,先给那姑娘小腿上的伤口消毒,那姑娘咬着牙根儿,脸憋得紫青、紫青的忍住痛楚,刺痛的冷汗大颗大颗地从她的额角上滴落了下来。

而后,郑山又从他那船舱中的一个小红漆木箱子中找出了一些墨鱼骨头来,用他那粗大、锋利的手指甲刮下一些墨鱼骨头灰来,轻轻地撒落在姑娘小腿上那正往外沽沽地淌冒着鲜血的伤口上,然后,再‘嘶-啦――’一声,扯下一块白纱布来,把她的伤口给仔细地包扎了起来!……未了,他很是惊诧地问那姑娘道:“妹子,这伤口怎么会这么大呀?”

“是……是我刚才在路上,把一颗被射入了一半多的铜炮子,硬生生地从里面给拔取了出来,所以……”那姑娘又疼得直裂着嘴,冷汗直滴落的说不下去了。

“哦,原来是这样呀!……”郑山听后,惊诧得睁大了眼睛地点头答道。做完这一切时,郑山已是满头大汗……而那姑娘仍用力地咬着嘴唇,疼得那脸色依然发青发紫的,豆大的汗滴顺着她那白净额角滴滴落下!……

‘看那样子,似乎疼得不轻……’郑山不由得在心里想道。好一会,才见她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但见她的脸上却依然满是泥土灰,郑山赶紧从船尾拿出了一个小木盆,弯腰走出船舱外打一盆河水进来,把一块白粗布手巾给拧湿了,递给那姑娘道:“妹子,擦把脸吧。”

“谢谢大哥!……”那姑娘轻声地道了一声谢,便双手颤然地接过那手巾,把脸上的泥灰给擦干净了,一张俊俏的大姑娘脸蛋便呈现在郑山的眼前了。

这让郑山的心里不由的‘格--蹬!---’一跳,那心跳的感觉比刚才听到岸上的那枪声还要厉害!…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窘迫、尴尬,郑山赶紧扭过头去,转移了话题问道:“姑娘,你怎么会逃难到此的?”。

“我父亲是湖北青龙镖局的镖头,而我自幼懂事起,便跟随父亲习文、练武,母亲几年前去逝后,父亲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于是,便把我带在身边做个帮手。

没想到这次在押送一批大洋的半路上,却遇上了恶强盗,一场恶战之后,父亲与镖局的弟兄们,都被那些强盗们给开枪打死、打伤了,为了保护那些大洋,镖局的弟兄们欲血奋战,全都惨烈地送了性命。

最后,父亲为了救我脱险,竟然拼命地与剩下的那些强盗们搏斗在一起,我便侥幸地逃了出来,一路上被那些家伙一阵穷追猛赶后,腿上中了一枪,便逃到了这河岸边……幸亏大哥鼎力相救,大哥的救命之恩,义云没齿难忘!……”说着,那姑娘又眼含热泪地向郑山欠身弯腰、作揖地行了一礼。

“哦,原来如此!……”郑山恍然大悟地惊然道,见那姑娘仍伤心、唏嘘然地泣哭着,郑山又赶紧从那船舱边取下了一块掠干的白粗布手巾来,递到她的面前,连声地安慰她道:“义云妹子,别再伤心难过了,你能逃出来,你爹爹在九泉之下也该兴慰、瞑目了。只要你好好地活着,也就不枉你父亲拼了老命地把你给救脱险了!”郑山极地找一些振奋人心的话来激励、安慰着那姑娘,也好让她早点从痛失父亲的悲伤中解脱出来。

“谢谢大哥,我决不会轻生的。因为,我还要替父亲报仇哩!……”那义云妹子说着,咬着嘴唇用衣袖擦干了眼角的泪水,便不再哭泣了。

眼见着外面的那灰朦朦的天空逐渐变得明朗了起来,姑娘的担心似乎又重了起来,“大哥,我老呆在您这里也不是办法,会耽误了您做事的。要不,您等一下把船划到对岸去,让我上岸继续赶路去吧!……免得给您招来不必要的祸当!”

“大妹子,你腿上受这么重的伤,怎么走呀!……如果让他们又把你给抓去,那我还不如刚才就不救你好了!……”憨厚的郑山快言快语地说道。

而后,又安慰她道,“妹子,你什么也不要想了,就先安心在我的船上养伤吧。等天亮后,我把鱼儿带回家去,再给你带些饭菜过来……天黑时,我再带你回咱家后的地窖中躲上几天,等你的伤好了,我也就不留你了。”郑山说着,便猫着身子出了船去,在船头站直了身子,往那岸边的碧草原上望去,见那碧草原上已没有了那亮光闪闪的火把光,他又把手掌给弯放在耳边,往那岸边的方向仔细地吟听了好一阵子,见什么声响也没有,这才又猫腰又来到了那船舱中,同那姑娘道别道,“妹子,我先上岸去了。回去迟了,我娘会担心的!你在这里面好好呆着,这里面有木炭,火小了,你就自己添些到‘洋铁皮’炉子中,这里还有一块小麦饼,放在火上烤烤吃了吧。我两个时辰后,便给你送饭来了!……”说着,他递给了义云妹子一块小麦饼,然后,便用手举着那只装鱼的封盖木桶,跳下了那清凉的河水中,往岸边游去……

为了以防万一,郑山特意先往他停船的那芦苇丛的相反方向游了一段,见四周除了几只打鱼的毛板船,并没有其它的动静了,他便往岸边游去。

张氏见到儿子浑身湿漉漉地回到家里,很是惊诧地问他道:“山儿,你怎么啦,是不是船遇上风浪沉没了?”

“娘,您别担心,没那回事!”郑山连忙走进里屋去把衣裳换了,而后出来答复道。说着,便把母亲给拉到里屋去,把自己今早上救那姑娘的事给说了。张氏惊得是大吃一惊,半晌才回过神来道:“鬼伢子,这么危险的事,怎么也不先跟娘商量、商量,就去做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叫我怎么跟你死去的父亲交待呀?”母亲压低声音地责怪他道。

“娘,当时事情那么紧急,我还哪里有空回来同您商量呀?如果我当时回来同您商量,那我同那姑娘,都让人给枪毙了,那您就见不到你的儿子了!……”憨厚的郑山如实解释道。

“傻伢子,不准瞎说些不吉利的话!……”张氏赶紧制止他道。

“娘,那你有没有听说今早上‘响枪的事件’,后来怎样了?”郑山又赶紧担心地问道。

“听你大堂叔说起过,说好像是有几个握枪的强盗,在追赶一个受伤的人,他们追赶到那河边草原西头的‘西比溪’那边,而后,又过了河,往‘杨林寨’那边的方向追赶过去了!……”那张氏余惊未了地对儿子说道。

“哦,这就好,看来义云妹子免强躲过一难了!……”郑山半喜半忧地嘀咕道。

未了,张氏又宽心地望了望儿子,语重心长地说道,“回来就好,娘没说你不该救那妹子,只是希望你往后处理事情的时候,要多长一个心眼,免自己也跟着吃亏!”

“娘,我知道了,您就放心吧!”郑山孝顺地答道。未了,他又面带愁容地说道,“娘,那姑娘还没有吃早饭哩,您把小鱼儿剖了,用点葱花、辣椒煮几条,我带过去给她吃吧!……”郑山的言语中,似乎带着几分欣喜的恳求味道。

“你这伢子,自己还未吃早饭哩,就想着人家姑娘了!赶明儿讨了堂客,还不知道把你娘我给忘到哪里去了哩?”母亲微笑着责备他道。

“娘,怎么会哩?山儿只是看那姑娘可怜罢了!……”郑山头一次在母亲的面前羞涩地低头笑道。

“唉,也该讨堂客罗!……就不知道你这山伢子有没有那个福气了!……”母亲话中有话地嘀咕道,便又抬起头来对郑山说道,“我去剖鱼,然后,再给她熬点小米糯饭,你呀,快去厨房吃饭吧!……”母亲说着,便从那小木桶中挑出了几条稍大一点的小草鱼,用小竹篓装起来,端到家门前的小池塘边剖洗去了。

郑山赶紧走入了厨房,便揭开了那乌黑的柴火灶台上的,一只乌黑的大铁锅上的大木盖,只见里面热气腾腾地摆着一大碗红薯米饭、一小碗香喷喷的腌辣椒炒鱼干子、一小碗炒青菜,还有几个热红薯,那饿肚饥肠的郑山赶紧在那柴火灶边的草垛上坐下,便端起那碗红薯米饭,就着那两个小菜,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母亲做的饭菜香喷喷的,是他永远也吃不厌的!

当他把锅里的最后一个红薯吃完时,那两只装菜的碗也空空的了,只见他用衣袖随手一抹,便把嘴角的一粒红薯米饭也给擦弄到了嘴里。

这时,母亲剖鱼回来了,郑山赶紧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赶紧随手抓起了一把干柴草往灶堂底下塞去,很快又用那洋火柴点燃了灶底的柴草,他母亲则手脚利索地用笤刷把大锅给刷洗干净了,便放了一丁点儿菜仔油在锅中,先把那几条小草鱼煎了一下,便放入了葱花、辣椒……没多大一会,郑山便闻到了香喷喷的葱花煎鱼味。

而后,母亲又把锅给刷洗干净了,炒了一小碗青菜后,便又边煮小米糯饭边在那锅里煮了两个大鸡蛋,郑山一直坐在灶头边默不作声地烧着火,别看他脸上很平和,可心里却像是踹了一只小兔子似的怦怦直跳着,这种感觉怪怪的……‘原来家里多了一个小女人就是这样的感觉呀!’他默然地在心里想道。

很快,母亲便把煮好的稀饭装入了一只青花大瓷碗中,然后放入了一只四方的带盖的‘竹编篾篮’里,在那稀饭碗上隔了一个小竹搭子后,又在上面放了一小碗鱼儿与一小碗青菜,而后,又在上面放了一双筷子,再在那筷子上搁放了好几块小麦饼后,就用那个拱形的盖子把篮子给盖了起来,最后,在盖子上面用两根麻绳把篮子盖给左右拧紧固定稳了。

这才从那小方桌上把篮子拧了起来,递给了一旁静候已久的郑山道:“好了,送过去给那姑娘吃吧。哦,这里还有一小壶枪伤药,给她先撒到伤口上,有止疼作用的!最好是今晚上天黑时把她给带回家来,这样或许会好照料一些吧。”母亲仔细地叮咛道。

“好的。娘,那我走了哦,你今天就不用上山干活了,我很快就回来的!”郑山孝顺地交待母亲道。便准备走出门去。

“等等……”张氏又急切地叫住了他,轻声地说道,“山儿,我刚才放了几块小麦饼在篮中,是给你们中午在船上充饥吃的。你今儿个晌午就不用回来了。另外,你去的路上如果有人问起,就说你的小毛板船被陷在那芦苇草丛中了,正准去自己去拖哩!……以免让人起疑心,毕竟那姑娘才刚刚脱险!……”

“唉,好的。”郑山小声地应答道,便走出屋门去了。

果真不出他娘所料,他拧着小篮子刚走出门去,便有一些乡亲们问他道:“山伢子,这么大上午的,你拧着一只篮子往哪里去呀?”

“哦,我家的小毛板船被缠陷在那芦苇丛中了,鱼网也被扯破了,看来我又得忙上个大半天了,这不,把午饭也给带了去,等弄好了再回来了!……”郑山说着,晃了晃手中的竹篾篮子。

“哦,原来这样呀,那你还不如多叫几个青年小伙子去帮忙拉拉,会快一些嘛!……”那位乡亲又好心地建议道。

“不用了,俺家少餐没顿的,哪能让乡亲们陪着我受累又挨饿呀!……”郑山尴尬地笑着答道,便拧着小篮子快步地往那碧草原上走去了,走过那片碧草原,郑山便下了那片斜草坡,往河岸边走去。

本章选自——精彩原创:抗日武侠小说《鼓侠传奇》

欢迎出版社选稿,也欢迎导演选用剧本,柯梦兰,动画、影视编剧,更多精彩原创,请看《柯梦兰》全集,共十二部原创(科幻、奇幻、搞笑神话)童话,一部抗日武侠作品,两部都市言情小说。

联系方式:QQ:825242709

电子邮箱:hedongmeigirl@126.com825242709@qq.com

 

 

 

 

新浪微博分享 网易微博分享 搜狐微博分享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朋友社区
【已有0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

    转载请注明转自影视动漫谷 ,http://www.sefor.com.cn但凡标明来源为“影视动漫谷”的,转载时请先向作者:柯梦兰 支付版税或申请免费使用]本篇文章来源于 “影视动漫谷”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网址:http://www.sefor.com.cn/zx/DoNewsList.Asp?lable=29
【录入:柯梦兰】E3GSB【返 回】【打印本文】【关闭窗口】【更多评论】 加入时间:2011-10-15 16:10:01 
发表评论:匿名评论 妮称:
验证码:7w66
 影视动漫谷郑重声明:
  ·本站内容 一部分摘自网上,尊重原创,如有版权侵犯,请告知我们!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无任何评论
本文作者
联系人:柯梦兰
 文/143 1263
关于本站|后台管理|返回顶部|加入收藏|资料发布|会员中心|友情链接|联系站长
影视动漫谷(Kenbest) COPYRIGHT@2007-2017湘ICP备09009000号-3
页面执行时间406.250毫秒
2460573740[客服]825242709[编辑]664627440[编辑]1392459062[编辑]Some News